离婚诉讼works
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江西11选五官网手机版 离婚诉讼 感情基础较差伉俪分家,不履行伉俪间的义务致离婚引争夺子女抚养权
  上诉人(原审被告)王艳,女,1973年1月出生,汉族,农平易近,住蚌埠市淮上区曹老集镇杜桥村。

  上诉人(原审原告)杜平理,男,1972年4月出生,汉族,农平易近,住蚌埠市延安路5号区6号楼4单元28号。

  上诉人王艳、杜平理因离婚一案,不服蚌埠市淮上区群众法院(2005)淮平易近一初字第106号平易近事判决,向本院提起上诉。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,公然开庭审理了本案。上诉人王艳及其委托代理人席天姣,杜平理及其委托代理人赵娜、周学敏到庭参加了诉讼。本案现已审理终结。

  原审法院判决认定,1993年3月杜平理与王艳经人介绍相识并恋爱,1994年5月登记结婚,生有一子一女,子杜言卓1999年5月出生,女杜倩楠1994年出生。婚后单方感情尚可。1999年以后,因杜平理事情较辛苦,回家后感到王艳对其生活照顾不周,同时对王艳与他人通话过于频繁产生反感,伉俪感情出现裂痕,杜平理于2004年4月搬出单茕居住。同年7月,杜平理向原审法院提起离婚诉讼要求,原审法院以为单方尚有和好能够,判决驳回其诉讼要求。之后,单方仍分家至今,且互不履行伉俪间的义务。2004年7月13日杜平理将家中存款70000元取走,用途不明。

  家中财产有:彩电、空调、洗衣机各一台(在王艳处);电脑一台、电冰箱一台、老板桌两张、摩托车一辆(在杜处)及其他生活用品。原审法院以为,杜平理和王艳经人介绍恋爱结婚,感情基础较差,比年来,单方在感情方面缺少相同,以致产生裂痕,自2004年4月单方分家至今,相互也不履行伉俪间的义务,伉俪关系已名存实亡,单方已无和好能够,对杜平理的离婚的诉讼请求予以准许。诉讼中,王艳要求抚养男孩,杜平理表示赞成,予以采纳。杜平理于2004年7月13日所提取的70000元存款,应视为其伉俪配合财产,兼顾单方的经济能力及离婚原因恰当朋分。王艳辨称1999年家中购买一套住房,因为起诉时该房并不存在,何时如那边理的也无证据证明,其要求朋分,不予支持。其家庭其他财产的朋分应有利于生产、方便生活,电脑、摩托车及老板桌由杜平理使用较为适宜。判决,1、准予杜平理与王艳离婚;2、单方婚生子杜言卓由王艳抚养,婚生女杜倩楠由杜平理抚养,抚养费各自自理;3、家庭财产:彩电、空调、洗衣机、电冰箱各一台归王艳一切;电脑一台、摩托车一辆及老板桌两张及其他生活用品归杜平理一切;4、杜平理付给王艳存款40000元,于该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付清。案件受理费750元,其他诉讼费200元,送达费50元,合计1000元,单方各负担500元。

  宣判后,杜平理与王艳均不服,向本院提起上诉,杜平理的上诉理由为:1、原审判决其婚生子女由单方各自抚养一个不公道,其要求抚养两子女。2、原审判决70000元存款是其伉俪配合财产没有依据,该款是其借款,存款取出后已归还他人。

  王艳的上诉理由为:1、单方伉俪感情并未破裂,其不愿与杜平理离婚;2、如果与杜平理离婚,除原判的财产朋分外,其婚后购买的商品房应作为其伉俪配合财产予以朋分。

  针对杜平理的上诉,王艳辨称:其与杜平理伉俪感情尚未破裂,其不愿离婚。若与杜平理离婚,原判对子女抚养的判决并无不当。70000元存款是其与杜平理的伉俪配合财产,杜平理在存款的第二天取走,属于转移、隐匿伉俪配合财产。

  针对王艳的上诉,杜平理辨称:原审法院判决两人离婚是正确的。原购买的商品房已于2000年让渡,现已不存在,不存在朋分的问题。婚生子女由其扶养更适合于小孩的成长。王艳在家带孩子,家庭全靠其在外打工挣钱,除去破费所剩无及,其根本不能够有存款。

  经审理查明,单方当事人对原审法院认定的事实没有异议,原审认定事实清楚,本院予以确认。

  本案争议的主要问题是:1、杜平理与王艳伉俪感情是否确已破裂。2、婚生子女应如何抚养。3、杜平理于2004年7月13日所提取的70000元存款,是否应作为其伉俪配合财产朋分。4、婚后杜平理购买的商品房是否存在,该房应不应作为其伉俪配合财产予以朋分。

  针对以上争议焦点,本院综合评断如下:

  一、杜平理与王艳伉俪感情确已破裂,应准予单方离婚。

  杜平理和王艳结婚后,感情基础较差,单方自2004年4月分家至今,也不履行伉俪间的义务,且杜平理在2004年7月,向原审法院提起离婚诉讼要求,在原审法院判决驳回其诉讼要求后,单方关系没有改进,杜平理再次起诉离婚。本院以为,两上诉人伉俪感情确已破裂,已无和好能够,对杜平理离婚请求应予以准许。

  2、原审对抚养婚生子女的处理恰当。

  一审诉讼中,王艳要求抚养男孩,杜平理表示赞成,单方生有两名子女,王艳作为其母亲有抚养子女的权益,原判其伉俪各自抚养一名子女并无不当,杜平理上诉要求抚养两名子女理由不充分,不应当予以支持。

  三、杜平理于2004年7月13日所提取的70000元存款,应作为伉俪配合财产朋分。

  王艳主张杜平理在2004年7月12日在其存折内存入70000元,发生在其与王艳伉俪存续期间,是伉俪配合财产,提供的证据是杜平理的存折。杜平理对该款的存取工夫及数额没有异议,但以为该款是其借款,此款现已归还归还人。但在法按期限内其没有提供充分证据证明该存款为他人财产的证据,其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。故该70000元应作为其伉俪配合财产处理。

  四、原单方购买的商品房已不存在,不能作为伉俪配合财产予以朋分。

  诉讼中,上诉人王艳主张:杜平理曾于伉俪关系存续期间订购了一套价格153090元的商品房,后被杜平理私自处理了。为此,其提供了购房条约复印件及支付房款的收条。经质证,杜平理认可1999年曾有购房一事,但辩称其已于2000年在未取得该房屋产权证,也未居住状况下即将该房屋让渡,得款已用于还账了,目前该房屋已不存在。诉讼期间,王艳主张将该商品房作为伉俪配合财产朋分,但在法按期限内,其没有提供证据证明该房屋目前仍然存在于其伉俪名下,故其要求认定商品房为伉俪配合财产,缺少事实依据,不能予以认定。

  综上,两上诉人的上诉请求均无充分事实和法律依据,不能予以支持。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,适用法律恰当,依据《中华群众共和百姓事诉讼法》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(一)项之规定,判决如下:

  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。

  二审诉讼费1000元,由杜平理与王艳各自负担500元。

 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。

联系兴发平台网站contact

more

  • 向南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• 13281063075
  • 79151080@qq.com
  • 成都市高新区交子大道中海国际中心b座1404